中甲

覆云乱煜 第二百八十一章 秋猎(一)

2020-01-17 04:44: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覆云乱煜 第二百八十一章 秋猎(一)

天际上刚刚升起一抹深沉的蔚蓝之色,男子已经从温柔乡中悄然起身,随之醒来的女子裹在薄被里,看着正在穿衣服的男子,问道:“这么早就走?”

男子一边束腰间玉带,一边回过头来,道:“嗯,那边还有点事,你要不要随我一起过去?”

女子往被子里缩了缩头,“不要,我若是提前过去了,还不得被旁人在背地里笑话死。”

男子往腰间系着玉佩,看得出是个五体不勤的出身,动作异常拙劣,终于系好后,对女子笑道:“这空还早,再多睡会儿,今天是头一天,一时半会儿是完不了事的。”

整理完毕的男子坐到床沿上,俯下身来,虽说是老夫老妻了,女子还是有点不习惯,又往被子里缩了脑袋,只剩下半张脸还留在外面。

男子伸出手给她往下掖了掖被角,露出一张精致绝伦的脸庞。

女子眼神游移,左右飘忽,就是不去看男子。

男子捧住女子的脸,强迫她与自己对视,气笑道:“夫人,看什么呐?”

女子抿起与男子相差不多的薄薄嘴唇,闭上眼睛。

男子小心托住她的后脑,两对薄薄的嘴唇碰在了一起,直到女子的脸色由绯红变到通红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这一次,女子干脆把整个脑袋都蒙在了被子里。

“走了。”男子看了她一眼,笑着扬长而去。

直到男子离开许久,完全听不到声音后,女子才被子里探出头来,怔怔出神。

从王庭到流落林城,再从林城到巍巍中都,她的身份也在不断变化,从清月公主殿下到落魄凤凰不如鸡的林银屏,再到占据了中都王府的西平郡王妃,现在回想起那段朝不保夕的日子,那时的她竟是从未如此安心过。若是有机会选择,她宁愿去选在林城做一个有名无实的公主殿下,而不是做如今大权在握的王妃。

她赖了一会儿床,这是因为萧煜经常不在家而养成的坏习惯,直到卯时三刻才慵懒起身,脸上较之平时多了几分光彩,随行的侍女按时送来了早膳,待到侍女离开后,她独自一人坐在桌前,看着那两双筷子愣了一会儿,又是摇了摇头。自从两人成亲后,在一起的时日是越来越少,她每次吃饭都会多留一双筷子,可那双筷子被用过的次数,寥寥无几。

喝了一碗粥后,她便没了食欲,吩咐侍女进来收拾,然后开始精心打扮自己。

今天即是秋猎的日子,也是回家的日子。

辰时时分,萧煜走出自己的中军大帐,迎接第一个前来觐见的台吉黄汉吉。

接下来的一个时辰里,往萧煜王帐这边聚来的草原诸台吉越来越多,营地中也显现出一副罕有的热闹景象,虽说西北诸将与这些草原台吉敌对了大半辈子,但除了前几年徐林兵发草原,中都草原早已是久无战事,反倒是走私盛行,说起来,许多西北将军和草原台吉还是生意伙伴。此时不管是熟人见面,还是仇人见面,总之没闹出什么乱子,最起码还是保持了面上的热络。

萧煜几次望向林城方向,都没瞧见那个该来还不来的人儿,反倒是被黄汉吉、蓝玉这些知晓内情的人看在眼中,一个个神色古怪,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

在中原那边,萧煜和林银屏这对夫妻的名声都不怎么好听,倒是无关国事,而是因为私德,萧煜因为快要而立之年却还只娶了一个王妃的缘故,被戏称为惧内王爷,而林银屏则要更凄惨一些,被称作西北第一妒妇。萧煜倒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甚至还列举了吃醋饮鸩的典故,说明自己这是夫妻恩爱云云。

蓝玉就曾在私下对秋叶开过萧煜的玩笑,林银屏是老陈醋,萧煜愿意做醋坛,这也算是别样的琴瑟相和了。

一直到了巳时时分,林银屏才姗姗来迟。

今日的林银屏身着一袭湖绿紧身猎装,脚上穿着牛皮长靴,长发没有梳成发髻,而是披散开来用一串玛瑙珠串简单扎住,垂在胸前,额头上带了一抹翠绿额饰,一块祖母绿雕琢成的坠饰刚好垂在眉心位置,少了几分王妃的贵气,多了几分早年还是公主时的勃勃英气。

此时她心中是颇为懊恼的,本以为自己养尊处优这么长时间,身子该是重了一些的,没想到反而是瘦了,以前的衣服就略微不合身,而她嫁给萧煜之后,做的衣服全是中原大家闺秀的款式,这样的猎装是没有的,没办法,她只能亲自动手略微改动一下,一来二去就误了时辰。万幸最终还是赶上了,

虽然说中原士子都把萧煜称作惧内王爷,但平心而论,萧煜之所以“怕”林银屏,一则是因为他亏欠林银屏良多,二则是因为大多数时候他自己也不占理,故而底气不足,只能低头认错。倒不是说林银屏如何河东狮吼,而且刚刚与萧煜关系缓和,她不想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与萧煜产生什么误会,让萧煜认为自己不顾大局地拿捏小性子,毕竟她也不想天天与萧煜相敬如冰,也是想做一个……贤内助的。

林银屏翻身下马,迎上向这边走来的萧煜。

西北诸将、诸台吉不约而同地停下了各自的动作,一时间场间俱静,众人一起望向这对夫妻。

两人走近之后,萧煜竟是不顾众人的目光注视,出人意料地揽住林银屏的纤腰,然后猛地将她整个人抱起,在原地转了一圈。

“王爷,亲一个。”

在片刻的静默之后,不知是谁带了一个头,这帮已经是西北草原最高层的高官显贵们竟是一起开始起哄。

在草原上,每逢盛大节日,未婚女子邀请心仪男子共舞都是常态,萧煜与林银屏本就是夫妻,这个举动更不算如何惊世骇俗,毕竟那帮子腐儒的礼数,还管不到这儿来。

林银屏双手轻轻捶打着萧煜的肩膀,脸色微红,小声嗔道:“今天发什么疯,快放我下来。”

萧煜终究没有真的做出什么“伤风败俗”的事情来,而是将自己的妻子小心地放了下来。

原本起哄的众人中响起一阵失望的叹息。

萧煜笑骂道:“一帮做爹做爷爷的人了,还这般为老不尊,准备一下,半个时辰后开始行猎。”

众人笑着四散而去。

只剩下两人后,林银屏轻捶了萧煜一下,“刚才又发哪门子疯?”

萧煜文绉绉的说道:“兴之所及,不能自已。”

林银屏轻啐道:“也不怕旁人笑话。”

萧煜捉住她的一只手,握在手心,笑道:“谁敢笑话?若咱们俩只是寻常小夫妻,在人前牵下手自然要被骂作不知廉耻,可咱们不是,他们非但不敢说什么,还得尽力叫好,你现在可是知道权势的好处了。”

林银屏白了他一眼,道:“我自然知道,我还知道男人有了权势就不安分。不过权势再高,高不过道理去,人家嘴上不说,心底里指不定怎么编排咱俩呢,你身为西平郡王,还是应该身作则,以后可别这么孟浪行事。”

对于太座大人的“教诲”,萧煜只是笑着点头称是。

林银屏任由萧煜握着自己的手,享受着两人之间难得的温馨。她总是很珍惜这种短暂的平和时光,暖暖的,犹如冬日的阳光打在身上,可以驱散身上的寒意。

这样的温馨时刻,若是再插进一个人来,自然是大煞风景。所以说,她是个很贪心自私的女人,自己的男人只是能是自己的,容不得其他女子沾染半分,同时,她又是个很容易知足的女人,也许只是一句话,一个不经意的小动作,就能让她心情好上许久。

半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林银屏在失望之余,还是小心地收敛好自己的情绪,跟随着自己的丈夫,准备开始行猎。

崇左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阳泉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贵州的癫痫病医院
昆明治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陕西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