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亡灵的后裔第一八一章人心易变上

2020-01-21 14:47: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亡灵的后裔 第一八一章 人心易变 (上)

皇宫,长宁殿。

呼兰瑾看着跪在面前颤抖的皇后,冷笑一声:“不肯说是吗?给你一个时辰,让人把她和孩子找回来。否则,你就准备让出皇后之位吧,鸾妃掌理后宫要比你强太多了――”

皇后瘫软在地,失声痛哭:“陛下,你我三十余年的夫妻情分,为了一个贱女人,你是想要逼死我吗?”

呼兰瑾冷冷一笑:“情分?若非顾念情分,你以为自己还有命在吗?”

皇后的哭声更加地撕心裂肺了。

这时,内侍王千战战兢兢地走了过来,低声道:“陛下,中央军总督郭子忠求见。”

呼兰瑾皱起眉头,不耐烦道:“不见!告诉郭子忠,朕对他很不满意。”

王千:“是,陛下,老奴这就去转告郭总督。”

皇后听清了二人对话,心中剧震,只怕皇帝对郭子忠远远不是“不满意”这么简单。难道陛下已经知道了真相?

呼兰瑾:“慢着,另外你替朕传谕戴琛,告诉他,宪兵营在狼城做得很好,能够揭破伯鲁上将勾结亡灵之事,有功无过。狼骑营是非不明,支持逆贼,朕自会责罚。如今帝都城的乱象纷呈,与狼城何其相似,让戴琛不必顾忌,再接再厉,不要让逆贼逍遥法外。”

王千心中一抖:陛下话中有话啊!帝都城与狼城何其相似,谁是另外一个逆贼已经不言自明了。但是,那是中央军总督,世袭狼城公爵,太子太傅,人类第一名将郭子忠啊!他不敢再逗留,连忙退了出去。

呼兰瑾看着神色复杂的皇后道:“你好好考虑一下朕说的话,好自为之吧!”说罢,转身出了长宁殿。

皇后跪伏在地,泣道:“臣妾……恭送陛下!”待皇帝的身影消失,她才再次抬起头来,慢慢展开了自己的手心,那里全是被指甲掐出来的鲜血。她绝望的眼神渐渐狠厉起来:既然你昏庸如此,就别怪我无情无义了。

皇后相信:皇帝传谕给戴琛的话一旦被郭子忠知晓,郭子忠一定会对皇帝彻底死心的。到时候,看帝都之中还能有谁保这个将死之昏君?她阴狠一笑:既然皇帝让她去找霍玉母子,那便让人去找一找好了,也是该见一见那位传奇的中央军总督了。

……

帝都中央大街,郭子忠带着数十骑离开皇宫,向中央军总督府而去。

不远处的一座巷子中,戴琛仿佛毒蛇一样盯着缓缓而行的郭子忠一行人,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手指都微微战栗起来。他很享受这种感觉,只有郭子忠这样的猎物才能给他带来足够的兴奋感。

戴琛已经收到了来自宫中的传谕,他发现这位“皇帝陛下”还真是体贴人意,想什么就有什么!戴琛很清楚自己是一个有着毁灭倾向的人,帝都城中能够阻止他这种毁灭倾向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文亲王叶重,另一个就是郭子忠,正是这二人的存在,让他不得不把这种毁灭倾向隐藏起来。

戴琛看着街道中央恍然不觉的郭子忠,琛深吸一口气,还真是令人无法拒绝的诱惑啊!

“大人,王爷吩咐过,现在还不能对郭子忠动手。”说话的是死亡的首领夜衡,乃是皇族旁系之后,由于祖上犯了重罪,被改姓“夜”。

戴琛不置可否,问道:“名单上的二十三名少将怎样了?”

夜衡:“在帝都城内的八人无一逃脱,有六名在拒捕过程中被斩杀。在城外驻军的十五人还需要等待进一步的消息,相信不会有问题。”这二三十人正是郭子忠新任命的中央军少将,戴琛此举显然是以牙还牙。

戴琛:“既然如此,你觉得以郭子忠的脾性,他接下来会怎么做呢?”

夜衡:“.…..”

戴琛:“相信你已清楚,今日之后,你我都将成为他泄愤的对象!”

夜衡:“但是……”

戴琛:“没有但是,王爷受了罗金的蒙蔽,只有我们才能纠正这个错误。你放心,若是王爷责怪,由我一力承担。”

夜衡:“如此……但凭大人吩咐。”

戴琛:“我们身边还有多少第7司的死亡?”

夜衡:“六个小分队,四十二名。”

戴琛点点头,足够了。他心中冷笑,明明可以用最直接的方式,王爷却偏偏要对罗金言听计从,玩什么金蝉脱壳。也许王爷根本就不想杀郭子忠,这种妇人之仁让戴琛百思不得其解,王爷显然不该是这样的人啊。不过这一点不能让夜衡知道,否则他必然会拒绝命令。

戴琛看着大街上的二十余骑,露出一丝残忍的微笑,身为王爷手中最锋利的刀,他有必要纠正这个错误。只要杀了帝国如日中天的第一名将,今天就会是他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刻。

戴琛一挥手:“去吧,一旦得手便立即远遁,记住不要暴露死亡的身份。”他顿了一顿,又道:“我会安排一些宪兵过去,若是暴露,便杀几个自己人混淆视线,务必不要让对方抓住把柄。”

杀自己人?夜衡微微错愕,但还是立即道:“是,大人,属下明白。”

戴琛不清楚的是,他这个临时起意的决定更加剧了局势的复杂程度。

如今,从帝都到狼城,各种势力都已经插脚进来。“光明皇”,文亲王叶重,伯鲁上将,郭子忠,皇后,西南总督霍青,魔眼奥多夫,月清魂,每一方都是声名显赫,心思繁复之辈,都有着自己的算盘,整个局面早已成了一团乱麻。

在帝都,叶重为了弄清楚这一切,想要借金蝉脱壳之计让事情变得明朗,但是呼兰瑾刻意地煽风点火却让他的计划面临失败的危险。

呼兰瑾刻意制造的皇孙失踪事件,让戴琛一夜间扬眉吐气,不仅收复失地,更滋长了他这条毒蛇的野心,已隐隐超脱了叶重的控制。

郭子忠面对“皇帝”的日益昏聩和北疆的乱局,不得不决定支持刚刚出生的皇孙,以尽快了结帝国乱局。他在等待皇帝殡天的一刻。只是郭子忠根本不知道,真正的光明皇其实早已死了,现在坐在龙椅上的根本是一个心怀叵测的女子。

呼兰瑾也许算得上是一个胜利者,但是前提是戴琛的野望能够威胁到郭子忠的生死,只有这样才能逼出她的仇人月无影,她才能获得渺茫的报仇机会,否则她所做的一切便失去了意义。

只是,这世上最易变的就是人心,谁又能妄言自己已经掌控了一切呢!

帝都固然一团乱麻,北疆也好不到哪里去。

目前,北疆军群龙无首,隐神也几近分裂。月清魂的私心野望导致了伯鲁上将的离心,以至于他不得不动用游猎者军团强取狼城。然而,阿恒这个到处扇风点火的家伙已经在赶往狼城的路上。如果阿恒带领的北疆军团对抗来自北方的游猎者军团,真不知道月清魂看到后会是怎样的伤心欲绝,爱恨两难!(未完待续。)

达州中医学校附属医院怎么样
海南省眼科医院怎么样
保定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江西有牛皮癣医院吗
衡水牛皮癣医院到哪家权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