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BCC潜入中国市场背靠UPMC投资生物医

2019-10-12 14:35: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BCC潜入中国市场背靠UPMC投资生物医药

生意社07月25日讯

拥有50亿资产的UPMC是全美最着名的医疗学术中心,也是BCC的LP。 有人说,在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生物医药公司,然而奇怪的是:许多投资生物医药的VC悄悄潜入中国,Bay City Capital(以下简称BCC)就是这样一家新来的公司。BCC在中国的负责人崔相民表示,“我们相信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在中国会有更多的优秀人才和更多的技术发明,这就是我们来中国进行投资的主要原因之一。”而进入中国不到一年的时间,BCC就与德同资本以2100万美元投资了在华第一单——凯晟生物科技(Pro Gen Tech),这家公司拥有世界顶尖的核酸(蛋白)纯化及分析技术,其“机器为饵,耗材钓鱼”的模式更是独到。 BCC成立于1997年,合伙人之一汤姆.普里茨科(Tom Pritzker)是凯悦集团(Hyatt)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汤姆在生物医药领域有很多贡献,芝加哥大学的医学院(Pritzker School of Medicine)就是以他的家族命名的。正因为这个强大的后盾,BCC先后总共募集了六支基金,总计15亿美元,其中有五支生命科学基金,一支为营养和农业基金。在接受本刊采访时,BCC刚刚完成了第五支规模为5亿美元的基金。BCC目前管理着17亿美元基金。BCC的生命科学基金目前已经投资了55家企业,在医药技术领域被称为最受尊敬的投资机构之一。 2006年10月加入BBC的崔相民不论是语速还是步伐,都是平缓中透着稳健。如果一个人能够一直从事自己所热爱的行业,是一件令人艳羡的事。崔相民在北京大学获得分子生物学学士学位之后,只身飞到美国开始了他在斯塔福大学癌症生物学的研究,并最终获得了博士学位。尽管成功中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因素取决于努力,但是那百分之一的幸运也是至关重要的。崔相民的出色很快得到一名天使投资人罗伯特。金(Robert King)的认可和欣赏,在其刚刚获得博士学位时,这名天使投资人就找到崔相民表示要共同创业。“这对于当时的我是非常幸运的一件事,毕竟很多创业者要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才能找到投资人。”崔相民表示。有了天使投资人在资金上的支持加之自身的专业素质,崔相民很快挖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桶金,随后在美国又创立了另一个生物科技公司。在美国的生意逐渐走上正轨时,崔相民却回到中国进行创业,2002年的初春,在美国学习、工作了十年之久的崔相民来到山东济宁留学生创业园,开办了惠康医药开发有限公司,从事抗癌新药的开发。“当时政策优惠,政府热情,甚至连疏通下水道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不用公司操心,完全没有任何后顾之忧。”除了自主创业,崔相民的专业素质和研发能力也获得了生物医药界的认可,他先后在美国泛太平洋制药(Pan Pacific Pharmaceuticals)以及华诺制药(Huanuo Biopharmaceuticals)担任首席科学官(Chief Scientific Officer)。 自踏出校园的第一天,崔相民就已经与风险投资领域中的天使投资人开始打交道了,在随后十年的创业生涯中,由于不断与风险投资机构打交道,崔相民越来越领会到风险投资行业的魅力。“在这个行业中,你每天可以与最优秀可能也是最不安分的人打交道。”崔相民对说,“由于我之前一直在做创业公司,所以想去尝试一些不同的东西,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同一件事。”2006年,一直在创业中打拼的崔相民正式加入BCC,主要负责药品类特别是对于抗癌药品的投资。 与当下大部分风险投资所不同的是,BCC在投资时会关注处于初创期的项目。当2000年BCC发现Reliant Pharmaceuticals的时候,后者还仅仅是一个概念,完全没有任何的实体基础,BCC以自己的名义创建了一个名为Bay City Pharmaceuticals的公司,经过BCC的专人管理在2007年以17亿美元卖给了葛兰素史克GSK(Glaxo Smith Kline)并获得丰厚的回报。“尽管当初公司只是一个概念,但是我们同样可以为其提供技术、资金以及管理团队的帮助。”不论是美国还是中国,关注于医药领域的风险投资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新药在开发中的技术风险,很多新药直到三期临床试验因为副作用等问题被停掉。“我们的团队有着很深的技术背景,对于整个生物医药领域有着很深的影响和理解,每一个成员都能够自身为项目提供技术上的研究和经验。”崔相民表示。2007年BCC在圣地亚哥投资的Phenomix Corporation公司,主要研制2型糖尿病治疗药物,当初BCC就是以其专业的背景判断出Phenomix Corporation的潜在价值。2007年在美国获风投生物制药企业前10强中排名第7,并跻身于2007年美国生物公司15强(Fierce 15Winner)。“除了我们团队的技术背景外,我们还有来自于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UPMC)的资金和技术支持,因为UPMC是BCC的LP之一。”崔相民说。坐拥50亿美元资产的UPMC,是全美最着名的医疗学术中心,在全球拥有19家医院以及一个由其他医疗点组成的络,不论是技术上还是资金上都能为BCC提供有力的支持。进入中国之后,BCC必将面临更多的机遇和挑战,“也许中国的情况有一些复杂,但是如果是以技术作为主导,那么全球就是统一的了。”

如何做微商城
如何做有赞微商城
怎样进入有赞微商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