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神级复兴系统 四百六十一章 鲤鱼打挺!

2020-01-16 21:19: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级复兴系统 四百六十一章 鲤鱼打挺!

四百六十一章鲤鱼打挺!

按照林黛玉洁癖的性格,就这么坐在土地上是完全不合理了,很多红学家们都不约而同的出戏并且皱起眉。

但是紧接着郑晶晶的开口让他们的眉头再次舒展。

清亮幽婉的小嗓夹杂着一丝沙哑的哭嗓,唱出了一个让所有人惊讶的声音,跟之前的嗓音也完全不一样。

“这孩子,给我带吧。”梅先生抓住旁边的满脸惊讶的徐峰,脱口而出。

“???”徐峰也是第一次听郑晶晶唱花旦,还没从惊讶中回过神,根本没听到梅先生说什么。

“嘘。”赵骊蓉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绕绿堤,拂柳丝,穿过花径

听何处,哀怨笛,风送声声

人说道,大观园,四季如春

我眼中,却只是,一座愁城

看风过处,落红成阵

牡丹谢,芍药怕,海棠惊

杨柳带愁,桃花含恨

这花朵儿与人一般受逼凌

我一寸芳心谁共鸣

七条琴弦谁知音

我只为惜惺惺怜同命

不教你陷落污泥遭蹂躏

且收拾起桃李魂

自筑香坟葬落英

花落花飞飞满天

红销香断有谁怜”郑晶晶依偎着柳树,伸手波动着竹篮中的白色花瓣,将唱腔与动作完美的融入成一幅凄美绝丽的画面。

她原本出场是那双带着幽怨和泪意的眸子也渐渐有了变化,前排的观众看出了不甘,再往后的观众看出的都是迷茫。

一个对命运迷茫不甘,甚至无力反抗的柔弱少女形象在台上征服了所有人的眼球。

第一段随着琴声突兀的崩断而戛然而止,这一声崩断让所有观众都心纠结刺痛了一下,然后也同时出戏了。

有些老艺术家隐隐有些不满,觉得这个编曲的失误,让观众出戏,这可是大忌。

不过紧接着又一个大忌来了,突然从后台传来几声清脆的鸟鸣,然后观众就看到一只暗绿色背毛的小鸟飞了出来,在郑晶晶头顶盘绕鸣叫。

而郑晶晶手捧着花瓣,抬头错愕的看着头顶的鸟儿。

演出事故啊,台下有观众已经开始不满了。

不过紧接着,那只暗绿色的小鸟儿悲鸣一声,直直的坠了下来,准准的砸在了郑晶晶手捧的花瓣堆中。

台下观众不禁都惊呼出声。

随后郑晶晶捧着小鸟和花瓣再次开口唱道

“一年三百六十天,风刀霜剑严相逼

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

花魂鸟魂总难留,

鸟自无言花自羞,愿侬此日生双翼。

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

台下观众再次集体懵,还有这种操作?还能请动物外援??

“是话梅啊。”王耀也惊呼出声。

“晶丫头把话梅遛的不错啊,这么配合。”大先生笑眯眯的捋着胡子。

“这鸟?是她驯养的?”李婉长大小嘴,十分惊讶。

“嗯,你要是想养,我也可以教你,只要又耐心,很简单的。”王耀笑了笑。

话梅,也就是现在躺在郑晶晶手中的那只绿背夜莺的名字,前年从越剧祖地看到师叔尹桂芳养的那只鸟之后,王耀就把训鸟的技巧交给郑晶晶等人了,后来去拜访一位前辈时,碰巧他家有雏鸟,而且还是夜莺,十分好驯服的品种,所以王耀就给郑晶晶和贺赛飞各要了一只。

贺赛飞没耐心养,那只鸟给了金泰然,而郑晶晶这只话梅倒是养成了,不但十分乖巧,而且音色很好,另外一只叫做坚果,名字是按照她们爱吃的零食起的,很草率。

不过王耀是真的没想到,郑晶晶能用话梅来带戏,不管如何,这种方式都不算太可取,写实破坏了传统戏曲太多写意的美感。

到现在,王耀开始不知道郑晶晶到底想要干什么了。

郑晶晶的唱腔开始变得越发清亮,嗓音也越发的醇厚,强行将观众拉入戏中,她继续讲花瓣和鸟放回竹篮,开始用双手在地板上抓挖着,前排的观众几乎能够听到直接摩擦地板那种刺耳的声音,更能看清郑晶晶垂头时豆大的眼泪不住的低落在地板上,唱腔中的沙哑多了,但是却掩了哭腔。

或者说郑晶晶把这种哽咽加到戏腔中了,而且不漏痕迹,让人惊叹的处理。

不过更加出挑的用手挖土葬花,一挖一抛,将一个被压抑了不知多少委屈的小女孩,只能用最笨拙方式发泄愤怒的样子表现的淋漓尽致。

此刻的林黛玉并非故事中那个怨天尤人多愁善感的小仙女,而是一个多了烟火气的可怜女孩。

按照原著塑造的形象,郑晶晶可以说是演砸了这出戏,甚至可以说破坏了《红楼梦》那种亦梦亦真的极致美。

但是以启功先生这位浸淫红学多年的大家看来,并不突兀,因为这就是郑晶晶要演的林黛玉,她要演的葬花,很自然。

艺术的伟大就在于,只要是真的,那么就会打动人心,没有边界,无需解释。

林黛玉一个从小以孤女身份生活在贾府之中,这个外界看来的天堂对她并非一个好地方,她遗世而独立,被同龄人排挤,地位尴尬,在尴尬的同时又替这些排挤她的同龄女性惋惜,她的感性让她产生的共情心理把所有女性的悲伤都加到了自己身上。

让她原本就颠沛的人生变得更加凄苦,她们本身就是花,却要葬花,所以是亲手掘墓,将她对自己命运的无奈和对现实的失望一同葬送,而作为她在这座大观园中坚强的理由,贾宝玉,看透了他最终肯定无法与自己在一起的事实,也顺便葬了吧。

但是在这之前,林黛玉都是清高,傲娇,天真且感性的,看似有些作的矫情性格背后,反而是最真实的人物,身上那种仙气并不是真的脱离凡俗,而是不与命运低头同流合污的反抗。

但是如今要亲手葬送一切的她,索性就都不要了,反正也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索性就全部葬送。

这是郑晶晶要演的林黛玉,反正也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

这段唱词都是慢拍流水,所以很长,郑晶晶一直保持着挖土的动作,直至最后一段。

“一抔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

不叫污淖陷渠沟,侬今葬花人笑痴

他年葬侬知是谁,一朝春尽红颜老。”

而其中她的动作以及唱腔将这份葬花的悲凉表现的更加揪心和绝望,大约八分钟的独唱演绎,观众三次出戏,三次入戏,这种拉扯也增加了观众情绪的体会。

原本是听腔的戏,变成了感官体会大于听觉体会的戏了,但是却依旧情不自禁的被感动。

郑晶晶演出了另外一个林黛玉,或者是说大多数人潜意识中认知林黛玉在这时候应该有的样子,葬送一切的疯狂。

不美,但是让人毛骨悚然的惊艳。

郑晶晶在最后一句的时候抬手打翻了竹篮,篮子中的白色花瓣一下子散落开来铺满树下,与她那身白兰裙袍交相辉映,背景也同时变成了有些刺眼的红色,此刻美不胜收。

背景的羌笛声越发的悠扬,所有人都等着郑晶晶最后这一句。

打翻竹篮后的郑晶晶匍匐在地,将那种力竭的状态完美的演绎了出来,在花瓣中挣扎想要站起来的样子美的让人心碎。

观众的目光随着郑晶晶的每一次挣扎变得越发的湿润,也越发的心疼,心中明知道不可能站起来,站起来就是中二热血动漫情节了,但是依旧有一丝莫名的期待。

郑晶晶开始咳嗽。

林黛玉病弱的形象一直跟咳嗽娇喘离不开,那种柔弱“娇袭一身之病”“病如西子胜三分”的病态的美,是满足所有男子的保护欲的幻想。

而此刻,确实很多男生都被这咳嗽的病弱形象激发了保护欲。

郑晶晶的身影因为咳嗽放弃挣扎,开始蜷曲佝偻,最后蜷缩成一团依偎在花瓣中和柳树下,咳嗽声从强烈到轻弱的过程,完全真实,真实到挑不出毛病。

直至最后咳嗽声渐渐消失,郑晶晶的身子也停滞了颤抖,缓缓转身手臂无力的摊开出来,手中攥着一方手帕。

带着浓重沙哑哭音的唱腔再次响起。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随后舞台上突然刮起了一阵风,满地的花瓣被吹起,而且把花瓣卷成了小型台风卷,美丽的让人惊叹。

这个结尾在视觉上太漂亮,直接被拉出戏的观众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按道理来说,《黛玉葬花》这种戏结束后观众至少要回味静默几分钟才给反应,因为这出戏确实很值得品味。

但是没办法,舞台效果太好,强行都拉出戏。

看着出戏对于他们这种专业人士来说真的很煎熬,像是坐云霄飞车,好不容易入戏又被强制拉出来,然后又拉回去,往复几次,竟然还习惯了,简直哭笑不得。

而听到掌声之后的郑晶晶也睁开了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五天上方的吊灯,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不过她真的超级开心。

因为这十几分钟的演出,她全部都在入戏的状态之中,就连话梅入镜都没有出戏,虽然现在胸口和喉咙火辣辣的疼,十指几乎没有了知觉,但是真的,开心!

手中一轻,郑晶晶猛然回过神,看着被风吹起来的手帕,连忙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了,伸手抓住了飞向上空的手帕后长出一口气。

同时发现哪里怪怪的,眨了眨眼看向台下。

原来掌声停止了,所有人观众都保持着鼓掌的动作,傻愣愣的看着自己。

郑晶晶瞳孔一缩,练一下子红了起来,连厚厚的粉底都没有遮住,抓着手帕慌忙鞠躬行礼,然后跑回了后台。

在舞台上挣扎柔弱了十分钟的少女突然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这反差确实有点接受不了,不过看着郑晶晶害羞退场的模样,还真是可爱啊,简直萌的心都化了。

“真棒啊,比你强到出两条街啊。”大先生热情的鼓着掌,瞥了眼蹲在地上的王耀笑道。

“太漂亮了,而且视觉效果好震撼啊,不像是戏曲,有点像是国外的高级话剧或者音乐剧了。”李婉也赞叹道,眼睛现在还是红的,因为郑晶晶在台上抓土那段实在感人。

王耀沉默不语,看着郑晶晶跑回后台后站了起来,扔下一句“我先去一趟。”就跑想后台方向。

“他怎么了?”王耀速度太快,像是豹子一样就冲了出去吓了李婉一跳。

“看病吧。”大先生眯着眼,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

观众们发出更加热烈的掌声和笑声,让跑回后台的郑晶晶耳根都红了。

太丢人了,这个收场太丢人了。

不过后台挤满的演员都报以的掌声让她还是很感动。

剧团的师姐们送上香吻和拥抱,师兄们站在远处脸上带着痴汉笑容,不敢接近,生怕玷污了刚刚脑海中那个绝艳少女。

正在郑晶晶接受师姐们宠爱的时候,忽然一个人挤开了人群,抓住了自己的手臂。

对方的力道明显不善,让郑晶晶本能的反抗起来,却发现没有用,被对方拽着跑向休息室,惊讶的看向那个要拽着自己跑的男人,郑晶晶脸上的震怒变成了惊喜。

不等说话,就被一把推进了休息室内,随后就感觉自己胸口一凉,瞪大眼睛不知所措的看着突然把她胸口襦裙扯开的王耀。

王耀还贴着创可贴的脸上没有了往日的儒雅,反而显得有些痞气,配合他刚才扯下郑晶晶襦裙的行为,流氓无疑了。

不过神色倒是阴沉的吓人,而且紧皱的眉头显得格外严肃认真。

又不像是耍流氓。

“你别是被人打成傻子了吧。”郑晶晶脸颊羞红,但是声音依旧清冷,按耐着颤抖。

PS:感谢青羽真人,蓝城南的500打赏~书友的1000打赏~万分感谢[.]

深圳远大医院专家
北京熙仁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滨州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呼和浩特治疗癫痫病医院
绍兴治疗妇科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