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黑道邪皇2新的纪元 第316章 张起灵-终极之门- 第二更

2019-10-12 19:04: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道邪皇2新的纪元 第316章 张起灵?终极之门? 第二更

第316章张起灵?终极之门?

“恩。加紧勘察,不要放过任何的线索。这帮人来者不善,决不能让他们搅乱了我们的计划。”那名老者淡淡的説完,看向那名年轻人,这才语气森然的道:“他们肯定会来这里的。世俗之人,怎么可能逃得脱这个诱惑。我太了解他们了,你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是的,美色与权力的诱惑,这是世俗之人最不能抵抗的极致诱惑。如果他们都不为所动,那他们就不是世俗之人了。”另一名年轻人diǎn了diǎn头道。

“可是二师伯,我们这次抛下的诱饵可是xiǎo宫主啊?这样的代价是不是太大了?xiǎo宫主可是金玉之身,不容裹读。要是他们真的来到天外楼,并且最后胜出。那我们难道真的要让他们去见xiǎo宫主?若是这样,我们可怎么跟宫主交代?”那名年轻人神情异样的道。

“宇文诺啊宇文诺,我説你那脑袋怎么这么转不过弯来呢?宫主现在正在闭关当中,他怎么会知道呢?况且,我们只是利用xiǎo宫主作为诱饵,诱使那帮人来天外楼,一举剿灭他们。只要能够剿灭掉那帮阻挡我们鲜卑族人出洞的人,完成我鲜卑族统治世界的大业,宫主知道了以后也不会怪罪我们,反而还会奖励我们。”另一名年轻人语气郑重的对那名年轻人説道。

这两名年轻人正是先前与元颂,元录出现在洞穴之中的宇文泰,宇文诺。而那名老者,则是鲜卑族碧幽宫的二长老,慕容忠。

待宇文泰説完,慕容忠才语气凝重的道:“宫主闭关之前,已经告诉过你们大师伯和我,我们鲜卑族人在不久的将来将会遭遇一场可能灭族的危机。若是我们处理不当,不但不能出洞去统治世界,还有可能彻底的被灭族,永远的消失在这地心世界之中。很显然,宫主所担心的事现在已经到来,那帮人就是可能威胁到我们鲜卑族人生存的最大敌人。所以,此次我们只能成功,一定要将那帮人全部歼灭在天外楼,绝不能让他们逃脱出去。”

“恩,二师伯,您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绝对不会让那帮人得逞的。”宇文泰闻言后毅然的道。

“对了,二师伯,前去探查的弟子回来混报,元颂,元录师兄已经”宇文诺神情凝重的説着突然一下停了下来,不知道应该怎么将元颂元录已经死在刑鹰等人手中的消息説出来。

“我已经知道了。”慕容忠却是眉宇一凝,转开话题道:“那帮人当中有一个人的身份太过离奇诡异,你们一定要加以xiǎo心。一有那个人的消息,立即前来向我汇报,我会亲自去会会那个人。”

“恩恩。”宇文泰和宇文诺听后,都是重重的diǎn了diǎn头。

“对了,二师伯,我师傅究竟去了哪里?为什么最近不见他了呢?”宇文泰疑惑的问道慕容忠。

“你师傅去了白云城,据他传回的消息来看,白云城近段时间出现一个年轻人,很难对付,具体的我也不知道

。所以他会留在那里,与白云城的人一起对付那个年轻人。”慕容忠神色凝重的回道。

“白云城?那不是终极之门所在的地方吗?”

“一个年轻人?有那么难以对付吗?那个年轻人会不会是那帮人之中的人?”

宇文泰和宇文诺疑惑的问道。

“恩,白云城就是终极之门所在的地方,也是天狼王被封印的地方。”慕容忠説着陷入到了沉思之中,半响后才语气忌惮的道:“至于那个年轻人,却不是那帮人中的任何一人!如果我猜测的没错,应该是他。”

“谁?”

宇文泰和宇文诺喉咙上下鼓动着,脸色凝重的齐声问道。

“张起灵。”

慕容忠一字一句的説出了这三个字,脸上的神情却是突然一下暗淡了下去,似乎对这三个字,以及这三个字的主人很是敬畏。

“张起灵?没听説过,这个人是什么人?看二师伯你的神色,似乎对这个人很是敬畏?”

“是啊,二师伯,怎么以前从来没有听您提起过这个人?”

宇文泰和宇文诺闻言之后,都是一阵疑惑的看向慕容忠,不解的问道。

“唉”慕容忠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右手手指在桌上轻轻的敲着,似乎是在极力的思索着已经被尘封在岁月中的往事一般,陷入到了一阵沉思之中。半响后才语气凝重的道:“这件事説来话长了,要从三十年前説起了这个叫‘张起灵’的人曾经也是我们的恩人。只是,现在他已经改变了原来的态度,要与我们为敌了!”

“嘶”听完慕容忠的话,宇文泰和宇文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神情凝重的自言自语道:“三十年前?曾经是我们的恩人?现在要与我们为敌?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你们也别去细想了,时机到了,你们自然会知道这其中的秘密。现在,还不是揭开秘密的时候。”看着宇文泰和宇文诺一脸的凝重神情,慕容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这才对宇文泰和宇文诺道:“你们现在就迅速赶去擂台协助冲儿,一定要将那帮人全部歼灭在天外楼,我要去找你们大师伯,有一件事,是该好好问问他了!如果擂台那里发生了什么意外,立即混报给我。”

“是,二师伯。”宇文泰和宇文诺闻言之后,身躯一振,也不再去细想刚才自己二师伯所説的那个叫张起灵的年轻人到底会是什么人?就毅然一下转身,走出阁楼,向着擂台方向赶了过去。

待宇文泰和宇文诺离开之后,慕容忠才自言自语的望着阁楼外的天空道:“张起灵,你真的要与我们为敌吗?难道你已经忘了我们与你的约定?我们离开这里,去地面生活,也是迫于无奈,你是知道的。为什么你就一直不能理解我们呢?地面的人是人,我们也是人啊!!!难道你就忍心看着我们一直生存在这狭xiǎo的空间之中?我知道,你心存乾坤浩然大义,为了整个人类的未来,宁愿牺牲自己,守护着终极。但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感受?我们鲜卑族人,就真的只能永远生存在这地心之中吗”

一番自言自语的説完,慕容忠神情凝重的摇了摇头,随即就身形一闪,直接消失在了阁楼之中,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另一边,天外楼,擂台之下的骚乱已经渐渐的平息了下来,原因无他,只因为慕容冲实在看不下去擂台之下的骚动之后,随手一挥,原本握在身边那名女子手中的长剑却是突然一下飞到慕容冲的手中,随即,慕容冲目光一凝,赫然一剑刺向天际,长剑剑身之上立即刺出一道刺破天际的剑光,发出阵阵剑鸣之声,将擂台之下的骚乱之声完全的遮盖下去。

接着慕容冲就是毅然的对着台下密密麻麻的人群道:“若再有大声喧哗者,杀无赦。”

随即,擂台之下密密麻麻的人群立即就成片的紧闭大口,连呼吸声都深深的压了下去,仿佛失魂一般的看向擂台之上的慕容冲,大气不敢出一声。

面对慕容冲圣者境界刚才刺出的那惊人一剑,擂台之下密密麻麻的人群都是感到一阵忌惮和敬畏,因为,他们连尊者境界的高手都没见过,何况是圣者高手。

“呵呵,圣者境界。不错。”而在人群之中的边缘位置,一名坐在座椅上的老者却是冷冷的笑了一声,随即又是从旁边的桌上端起一杯茶水,悠然的品茗了起来。这名老者,正是在刑鹰等人前面进入洞穴的那名章院长。

--眼睛得了红眼病,很痛,很胀,一片模糊,兄弟门体谅一下天涯近端时间身体不适,更新少了,等眼睛康复之后,一定爆发让兄弟们看的更爽,更激情。兄弟们手里有鲜花和推荐票的,记得一定要投给我们邪皇。大战将起,兄弟们,邪皇需要你们。

芜湖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郴州治疗早泄方法
廊坊治疗癫痫病医院
芜湖妇科
郴州治疗早泄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