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立地封神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一念妖界兽称王(四十)

2020-01-16 19:46: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立地封神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一念妖界兽称王(四十)

鬼车正扑向神牛,猛然看到梼杌冲过来,急忙双翅一展,堪堪避过梼杌,探出九首二爪,一齐攻向神牛。神牛双拳居中一握,觑准鬼车鸟颈,正要重重砸落,忽然腿上一阵剧痛,五色符文遍体而生——猰貐!

出手的正是猰貐,萧御心中大为不解,猰貐和祸斗、蜚本是一体,现在祸斗和蜚都被鬼车吞噬,为什么它还要出手帮助鬼车一起对付神牛?就算最终能联手击败神牛,难道它不怕死于鬼车之手吗?

来不及细想,神牛骤然受到猰貐符文攻击,饶是它有万丈之躯,神兽之身,也露出痛楚之色,被鬼车利爪生生划过,在胸前留下一道长达数千丈的伤痕,殷红的鲜血激射而出,很快染透神牛全身,猛然梼杌从天而降,一拳重重击中神牛胸口。

神牛巍峨的身体终于支撑不住,向后连连倒退十余步,方才勉强站稳,但它迭受重创,终于右膝一软,跪倒在地上。

萧御看着一代神兽在众多凶兽的围攻下,如此凄惨悲壮,全身血液腾的一下翻涌而起,在这一刻,他再度感受到了弱小的无奈,如果他有足够的实力,就可以从凶兽手中救下神牛,但是现在,以他的实力根本不能有任何作为。

神牛受梼杌一记重击,实力在这一瞬间衰弱到极点,鬼车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两头鸟首同时张口一喷,一为玄冰,一为烈火。

萧御愈加震惊,鬼车竟然还有控制属性的能力,它不过张开两张口,已经运转了冰火两重属性,如果九头齐攻,又会是什么情况?

神牛半跪在地,加上身体受创,根本闪避不了,右掌凌空一挡,幻化出璀璨金光,试图挡下鬼车的攻击,但是他刚才身受梼杌一击,元气阻塞不畅,而鬼车则是看准机会蓄势一攻,孰强孰弱一眼分明,金光只支撑了三息的时间,随即轰然碎裂,冰火同时击中神牛,几乎在同时,梼杌双掌同时按落,击中神牛后背!

萧御不忍再看下去,现在他只希望,几大凶兽目的在于紫玄珠,一旦得到紫玄珠就会离开,不至于伤到神牛性命,但是他也很清楚,这只是他的一念妄想,以几大凶兽的残暴,绝对不会给神牛留下半分生机。

想到这里,想到神牛可能、或者说必然将要遭受的命运,萧御体内的气血不可抑制地灼烧起来,呼吸变得一声比一声沉重,青碧色的神光流转不绝,缓缓萦绕全身。

帝尊和紫颜同时睁开双眼,看向萧御,他们本就修为通神,更与萧御心念相同,自然知道萧御释放出了怎样的信号。

对于萧御释放的这个信号,帝尊二人可以有千万个理由去驳斥,甚至强行以力阻拦他,但无论是帝尊还是紫颜,都没有这么做,二人的心思在这一刻变得前所未有地统一——无论萧御做出怎样的决定,他们都会全力帮助萧御。

这种神念瞬间没入萧御识海,萧御于沸腾的热血中,没有任何阻碍地感知到了,在感知到的一瞬间,心境反而变得平静下来。当日九阳在时,无论遇到什么事,九阳都教他力求稳妥,并且经常否定他的想法,帮他做出最正确的选择,直到九阳临近重返仙域时,才开始尝试把所有决定的权力都教给萧御,这既是一种信任,更是一种锤炼。

而现在,帝尊和紫颜面对他近乎愚蠢的想法,却没有一语相劝或者阻拦,这并非是因为他们不珍惜萧御的性命,而只是因为,在时间的长河中,萧御已经长大了,他能做出自己的判断和选择,也能决定自己的命运。

无论出于什么考虑,也无论是什么理由,都不能掩盖这一点,这既是对萧御的尊重,更是对萧御的信任。

面对这种信任,萧御的气势在无形中以不可抑制之势升拔了起来,青碧色的光芒纵横全身,龙鳞甲在千灵境中释放出璀璨华美的光芒。

他能做的事情并不多,但是如果他认为对,就一定会去做,这就是萧御。

鬼车展翅凌于九天之上,第三个鸟头张开锋锐的喙,隐隐可见里面尽是沸腾的岩浆,这并非是它掌控的属性,而只是吞噬的能量,以它的万丈之躯储存的无尽能量。上古妖界中有无数禁地,其中一处就是古岩山,这些岩浆就是从古岩山深处得来,可以侵蚀一切物体,但却没有对它任何的损伤,这正是鬼车的强大之处,它的九首之中,都有着可以储存任何能量的空间,鬼车正是凭借这一点纵横上古妖界,成为上古凶兽。

赤红色的岩浆在鬼车鸟喙中翻滚涌动,神牛身上依旧布满符文,这些符文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它的力量,天地间传来它粗重的喘息声,昏暗的天空仿佛在昭示着它最后的命运。

猛然,鬼车瞳中杀气一盛,漫天岩浆喷射而出,鬼车要以无边岩浆,斩断神牛的命运,但是在它喷射岩浆的瞬间,它的眼神忽然变得前所未有地震骇,一道神圣的虹光倏然划过天穹,九天之上惊起苍莽的剑吟声,七色神光在暗金色六道释法的映衬下,绽放出绝世光华。

在绝世的华光中,赤红色的鸟首从天而降,重重砸在地上,口中岩浆朝八方激射,瞬间形成一个岩浆湖。

这一瞬间,天和地忽然都安静下来了,所有的一切都变得黯淡无光,唯有千灵境中的青碧色神光,变得更加璀璨,仿佛燃烧着一世的光华。

萧御立足于千灵境内,七神剑结合六道释法剑,劈出这惊世一剑。

神剑傲然悬于九天之上,释放出凌绝三界的杀气,却又分明蕴藏着无尽的浩然正气,萧御仰首看着他以神凝结的神剑,犹如在梦中一般——

这一剑固然是他最强的力量,但是怎能一剑斩断鬼车鸟首!即使这一切是他亲手所为,亲眼所见,仍然觉得那么地不真实。

这一剑是萧御以毕生的执念和修为凝结而生,但是它的威力,绝对不应该到达这种境界才对,如果果真可以做到这样,他岂非已有傲立三界的力量?

牡丹江市中医院
扎赉特旗蒙医院
成都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衡水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天津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