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三界魂行 第0033章 进城访亲,娟儿姐姐

2020-01-16 20:22: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界魂行 第0033章 进城访亲,娟儿姐姐

第二天云升就走了,是罗威豪派车送他直接到学校的,因为今天要拿成绩单和寒假作业。<-.

巧的是在学校里第一个碰见的是欧阳夔,简短的説了几句就分手了,云升因为另外有安排,zhègè假期要一个人过,所以就没有约人的dǎsuàn。

jiushi拿个成绩单,来的同学有大半,没来的由来了的同学们带huiqu。

拿了成绩单,记下了寒假作业,同学们也就散了。

霍建也来了,又要和云升一起huiqu,云升告诉霍建自己最近不huiqu,先要去一趟县城里,他就只好自己走了。

云升拿了成绩单和寒假作业,背上背包,出校门没等多久,就来了一辆去县城的客车,也没什么犹豫,直接蹬车而去,现在的云升也不能太算土包子,一路看着一滑而过的沿路风景,留

下一路烟尘

五个小时后,汽车到站,云升到现在还不知道父亲住在哪里,也只好先去姑姑家,去姑姑家的路他也是知道的,他六岁那年去了姑姑家后,上小学后不久和nǎinǎi也去玩过一个暑假。

这县城里也有一些变化,大方向他总是不会变的。到了汽车站,离云升姑姑家就不是很远了。

半个小时后,他就赶到了,姑姑正在训导她的大儿子于强,一篇小学课文读不通顺,姑姑是不识字的,只能在一边干喊叫他读。

可于强不会读的她也没bànfǎ教他,所以,云升的到来,就解决了最大的问题了,云升坐在了于强的旁边,姑姑又吼了几句,这才去给云升弄吃的去了。

于强是还有一个弟弟的,叫于盛,可能又跑那边小娟家玩去了吧。

这小娟全名林国娟,以前云升也见过很多次,还一起玩呢,比云升大两岁多吧,给云升的感觉jiushi古灵jing怪的那种。

好在继承了她妈的优diǎn,待人热情,勤劳説不上,但绝对不懒,云升也看见她挑水,洗衣。

没多大会儿,于强就能通顺的读完课文,这时姑姑也端来了做好的面条,于强嘻嘻一笑站起来就跑了,留下了姑姑在后面的喝骂声,一溜烟跑了。

云升会心一笑,他也有过这样调皮的时候啊。

姑姑苦笑着忙活她自己的去了,云升很快吃完了面条。

陪着姑姑聊了一会儿,云升就説要去看父亲,又不知道他住哪里,姑姑説不急,现在还没下班呢,一会儿吃了晚饭,让于强带他去,没bànfǎ,云升就只好等了。

好在没多久于强就带着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子过来了,躲在屋角悄悄的勾手指头,还低声喊道:“哥二,快过来。”

云升看了看在忙着的姑姑,打了声招呼就出了屋,然后悄悄的説:“有什么事吗?”

于强看了看他妈妈的背影,一把抓住云升的手,另一只手本来就抓着他弟弟的,一转身就走,边走边説:“快,娟儿姐姐让我来叫你去她家玩扑克牌。”

云升的脑海里不由又浮上小娟那古灵jing怪的俏皮样,于是就由着于强拉着,跟着他走。

离得比较近,很快就到了。

三间瓦房,旁边还有用土夯出来的矮墙再盖上瓦片作为猪圈。

看来在城市的边上还是有家庭困难的,当然,还有更困难的。

被于强拉着,云升几步就跨过院坝,很快就来到了堂屋里,平整的泥地上摆放着一张大桌子,桌边已经坐下了两人,不过云升不是很敢确认。

于是对着左手边那瓷娃娃一样的半大美女不quèding的叫了一声:“娟儿姐姐!?”

就见她一蹦就站了起来,睁着那让云升一看就发呆的大眼睛细细的看了云升几眼后:“你是云升?怎么变这么帅了,怎么和你小时候一diǎn都不像了。我jiushi你娟儿姐姐。”

説完还高傲的抬了抬下巴,“行了,娟儿,让云升坐下説话。”旁边那女孩儿説道。

云升一下就回过神来,看向了那旁边那女孩儿,这下云升可以quèding了:“秀儿姐姐好。”

这位是林国娟的姐姐林国秀,云升一面问好,一面习惯xing的抱了抱拳。

逗得两个美女yizhèn咯咯笑,云升又是yizhèn发呆,不过这次被于强一下就推到了座位上,同时云升就没有jixu发呆了。

“会玩升级不?”小娟问了过来,云升见那大大的眼睛盯着自己,yizhèn脸红,还没来得及开口,于强在一边接口道:“我哥二什么都会,来,开始吧,我洗牌。”

云升坐在了小娟的对面,成了一方,于强和秀儿一方。

那于强不喜欢读书,玩牌却是一套一套的,也难怪姑妈他们头疼了。

很快就开始摸牌了,小娟那白的跟小葱头似的手指在云升的眼前不住的晃悠。

还有jiushi,那小娟也是二八年华的大姑娘了,有些地方该大的也不含糊,虽然衣服比较宽大,可是随着动作,那若隐若现的饱满还是会隐约的出现在云升的眼里,搞的云升心神不定,经

常出错牌,惹得小娟他们三人不时地笑他笨。

云升在心里暗问:‘我今天是怎么回事儿,怎么大失水准了呢?难道’

云升一发现问题就身形一正,眼观鼻,鼻观心,心不外想,神不外驰。

很快就平静了下来,这下眼神也不飘了,脸也不红了,汗也不乱出了,打牌摸牌手也不抖了,打牌也不出错了。

秀儿姐姐毕竟要大些,好像看出了什么,微微笑着看了云升和小娟两眼,就微笑着jixu打牌了。

玩耍的时候,时间过得可真快,感觉没多大一会儿,姑妈就在外面喊了,説晚饭做好了,快huiqu吧。

云升看了看小娟就説道:“娟儿姐姐,秀儿姐姐,我就先走了,空了再来陪你们玩。”

习惯xing的一抱拳,转身就走了,于盛跟着云升就走了,于强奇怪的看了看那林家姐妹也走了。

这时候,姑爹也回来了,大家就开心的吃完了晚饭,云升看天sè还早,就对姑爹姑妈告辞了,要于强快带自己去父亲那里。

jingguo林家的时候,云升还不住的回头看,这次,只知道练功、学习、嬉闹、玩耍的云升有了变化,在他那情窦初开的心灵深处有了不自觉的牵挂和向往,虽然他不愿承认。

因为他这种心灵上的悸动以前没有出现过,当然他今天的发呆和出神也是出于自然美对他心灵的震撼,这种震撼能在他心灵的深处留下深深的烙印,也是难以否认的。

更何况在云升的眼里,那披霜秋菊般的高洁、霞映澄潭般的艳丽、玉琢香培般的容颜更是让云升有一种面对女神的感觉。

于强带着云升三拐两拐就到了云升父亲的住处,住房很简单,就一单间,做饭在过道里,厕所也是大家共用的。

于强把云升送到地方就huiqu了。

云升这晚就和父亲挤一张床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父亲要去上班了,云升説他jiushi想来看看,他也有事,就不多待,也要走了,于是父子作别。

其实云升是想要多玩几天的,可是看着父亲早出晚归的辛劳,吃住条件又这么差,云升实在羞愧。

一个小破孩儿,居然见了女孩儿就迈不动腿了,还讲什么远大理想,还讲什么凌天抱负。

其实,云升不知道,他自己能看透这一切,是多么的不简单,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有不凡的成就。

;

武汉眼耳鼻喉医院挂号
南方医院泰成逸园分院黄建学
亳州治疗睾丸炎费用
呼和浩特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三亚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分享到: